来自“民主兵工厂”的鹰酱大礼包记全面抗战中的美国援华战斗机

发布时间:2022-09-14 09:57:36 来源:华体会hth官网app 作者:hth体育网址

内容简介: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尤其是日本投入新型战斗机后,中国空军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原本给予中国大力援助的苏联因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互不侵犯协定》而终止了对中国的援助,原有的苏制战斗机也因战斗损耗而消耗殆尽。逼得实力不济的中国空军只能四处躲藏避战,以保存实力。  1939年至1942年,在美国还未大规模援助中国空军之前,出于对美制战斗机性能的信任,国民政府依然用有限的经费购置了一批美制战斗机,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中国空军开始大规模的接收美制战斗机,美制战斗机的到来极大的改善了中国空军的装备状况,拉近了中日两国空中...
产品详情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尤其是日本投入新型战斗机后,中国空军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原本给予中国大力援助的苏联因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互不侵犯协定》而终止了对中国的援助,原有的苏制战斗机也因战斗损耗而消耗殆尽。逼得实力不济的中国空军只能四处躲藏避战,以保存实力。

  1939年至1942年,在美国还未大规模援助中国空军之前,出于对美制战斗机性能的信任,国民政府依然用有限的经费购置了一批美制战斗机,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中国空军开始大规模的接收美制战斗机,美制战斗机的到来极大的改善了中国空军的装备状况,拉近了中日两国空中力量的质量差距,成为抗日战争中后期中国空军赖以对抗侵华日军陆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自1940年逐步撤离中国战场用于太平洋战场)的中坚力量,直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那一天。

  1938年首飞的该型机以CW-19R教练攻击机为基础研制,沿用了CW-19R结构和大部分零件,换装大功率发动机和三叶变距螺旋桨,机体结构强化,但没有安装防弹装甲和自封油箱,具有飞行速度快、爬升性能优良的特点,并不适合和日方战斗机空战,但十分适合拦截日方红轰炸机。

  1939年3月,柯蒂斯公司将1架该型机运往昆明和成都展销,并与法制D510C型、苏制伊-16和伊-152型进行对抗测试,4月初该机曾经拦截了日军来袭成都的轰炸机编队,并成功的击伤了一架意大利制的BR20重型轰炸机。该机的抢眼表现获得国民政府的青睐,随即出资购买了这架飞机,交付给战斗机四大队使用(但在同年6月在一次降落中倾覆损毁),同时和柯蒂斯公司谈判签订了3架整机和27架散件的购机合同。

  1940年5月,3架柯蒂斯组装完成的整机运抵缅甸仰光,由于英国受日本压力宣布关闭了滇缅公路而无法运回中国内地,只能改道飞往昆明供飞虎队使用。在飞往昆明途中,3架该型机均因油料问题导致机械故障,1架撞山,2架迫降。1941年滇缅公路重新开放后,27套该型机散件运抵云南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但仅仅组装完成2架后,由于日军逼近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被迫转移,剩下的25套散件来不及运走只能就地销毁,组装完成的2架该型机下落不明。

  发动机:一台莱特R-1820-G5“飓风”型星型9缸气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000马力

  武器:一挺7.62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一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

  1937年首飞的霍克75H型机是柯蒂斯公司在美国陆军航空兵P-36型战斗机的基础上推出的外销型,换装功率较小的发动机,起落架改为固定式以减轻重量。霍克75M型机是75H型机的量产型,外观改动不大。

  1937年6月8日,柯蒂斯公司将1架霍克75H运往中国展销,8月25日在南京进行飞行表演,随后被蒋夫人宋美龄个人出资买下后赠与时任中国空军顾问的美国人陈纳德,随后国民政府向柯蒂斯公司谈判增购30架霍克75M。增购的该型机于1938年5月6日至8月5日陆续运抵广州组装完成后于7月9日交付。

  交给陈纳德的那架霍克75H在陈纳德的驾驶下于南京、南昌和汉口空战期间多次执行侦察任务,并观测多场空战,为陈纳德后来在“飞虎队”研究克制日机的战术奠定了良好的先期基础,该机随后在一次跑道滑跑过程中损毁,因无法修复只能报废。

  30架增购的霍克75M装备战斗机五大队,于1938年8月18日首次参战,主要用于重点城市防空任务,多次击落击伤日机。1941年1月后,剩余的霍克75M被移交训练单位。

  发动机:一台莱特R-1820-G3“飓风”型星型9缸气冷活塞发动机,单台875马力

  武器:一挺7.62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一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13.6千克炸弹十枚

  1938年首飞的该型机是霍克75型的改进型,相当于P-36F型战斗机,其火力和防护能力有所强化,起落架保留可收放式。霍克75A-5是霍克75Q的量产型。

  1938年12月,柯蒂斯公司将1架霍克75Q送往中国展销,1939年初运抵中国,由云南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组装完成后和中国空军现役的苏制战斗机进行模拟空战后胜出,国民政府随即购买了这架飞机,交由中国空军雇佣的美籍飞行员乔治·威格勒驾驶,在随后的一次空战中乔治宣称驾驶该机击落了4架来袭的日本海军96式陆攻。1939年5月5日该机损失。

  1939年5月31日,国民政府向柯蒂斯公司订购了1架霍克75A-5整机和54套散件,由中央飞机制造厂组装,由于日军逼近了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在组装完1架样机后就被迫转移到印度境内的斯坦飞机制造工厂继续组装。但这批飞机在组装完成后被英国皇家空军征用,并未交付中国空军,美国转而将更加先进的P40型战斗机交付中国空军作为补偿。

  发动机:一台莱特R-1820-G105A“飓风”型星型9缸气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100马力

  武器:一挺7.62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一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两门20毫米麦德森机翼机关炮,13.6千克炸弹十枚

  1938年首飞的该型机是二战爆发时美国陆军航空队的主力战斗机,也是柯蒂斯公司研制的最著名的战斗机,该型机实质上是在P-36型战斗机的基础上换装液冷发动机的型号,霍克81A-2型战斗机相当于没有安装炸弹挂架的美国陆航P-40C型战斗机。

  1941年6月,由于英国征用了原本中国空军订购的霍克75A-5型战斗机,在美国的协调下,英国同意将100架原本出售给英国的该型机转给国民政府,用于装备由美国志愿航空人员组成的“飞虎队”,其中1架在转运时坠入海中,剩余的99架运抵仰光。

  1941年12月20日,飞虎队首次参战就击落了3架空袭昆明的日军99式轻型轰炸机。截至1942年5月底,“飞虎队”装备的该型机总共击落日机190多架,机毁地面日机75架,自机损毁69架。

  美国参战后,1942年7月3日“飞虎队”奉命解散,剩余的该型机转交中美混合团训练队作教练机使用。

  发动机:一台埃利森V-1710-33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090马力

  武器:两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四挺7.62毫米柯尔特MG40机翼固定式机枪

  1940年首飞的该型机是P-40C的改良型,换装大功率发动机,强化防护装甲,武备调整,机翼和机身下增加炸弹挂架,。

  1942年,国民政府向美国购买了30架该型机转交飞虎队使用,5月22日运抵云南雷允中央飞机制造厂组装,这批飞机的到来有效的补充了飞虎队的霍克81A-2战斗机的损耗,由于该型机有炸弹挂架,飞虎队飞行员多次利用该型机挂载苏制250千克炸弹轰炸中缅边境的日军目标和怒江上航行的日军运输船,有效遏制了日军渡过怒江的计划。

  1942年8月,27架该型机运往中国,1943年交付给中国空军第四大队,是中国空军除“飞虎队”外获得的首批P-40型战斗机。1943年5月31日,5架中国空军的该型机因迷航迫降于日本占领的湖北公安基地后被日军俘获,更换涂装后交给陆军航空兵第50战队使用,曾经误击击落了1架自家的97式重型轰炸机。1945年,剩余的该型机在中国空军中退役。

  发动机:一台埃利森V-1710-39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150马力

  1942年首飞的该型机是P-40E型的改进型,换装附带增压器的大功率发动机,机身适当加长,用以抵消发动机扭矩。

  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25架P-40K型机被提供给中国空军,用于装备中国空军第四大队第23中队和第三大队第28、第32中队。几乎参加了抗战后期的所有空中作战行动。1945年日本投降后,剩余的该型机在中国空军中退役。

  发动机:一台埃利森V-1710-73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325马力

  武器:六挺12.7毫米勃朗宁机翼固定式机枪,一枚227千克炸弹,两枚45千克炸弹

  1942年首飞的该型机是P-40K的改进型,加装了起落架失效警告系统,发动机也换装为一台带有一级二速机械增压系统的发动机,主要用于出口。

  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15架P-40M型机被提供给中国空军,用于装备中美混合团中第三大队第28、第32中队。几乎参加了抗战后期的所有空中作战行动。1945年日本投降后,剩余的该型机在中国空军中退役。

  发动机:一台埃利森V-1710-81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200马力

  武器:六挺12.7毫米勃朗宁机翼固定式机枪,一枚227千克炸弹,两枚45千克炸弹

  1943年首飞的该型机是P-40型战斗机最后一款量产型,也是产量最大的亚型。

  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从1943年至1945年,美国总共向中国提供了267架该型机,编入第四、第十一大队和中美混合团第三、第五大队使用。是抗战后期中国空军主力战斗机,几乎参加了抗战后期的所有空中作战行动。虽然性能平平,但在使用适合的战术情况下仍可取得空战优势,除了空战外还能执行对地攻击、轰炸、护航、侦察、巡逻等多种任务。抗战后期中国空军著名王牌飞行员周志开、王光复、高又新、臧锡兰等人均驾驶该型机取得较大空战战果。

  抗战胜利后,剩余的该型机被集中在第十一大队的第四十四中队参加内战,1949年该型机停用,由新疆航空队改制而成的西北混合队在抗战结束后也接收了一批该型机,1947年11月随着西北混合队的撤销而退役。

  发动机:一台埃利森V-1710-81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200马力

  1939年首飞的该型机以V-48型战斗机为基础研发,致命弱点是起落架结构脆弱,起降时容易发生地转事故。

  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1942年3月至8月间,美国向中国提供了128架该型机运往印度卡拉奇(今属巴基斯坦)提供给中国空军使用,有24架在运输中损失,只有104架交付中国空军,但只有90架最终飞抵昆明。

  该型机是抗战中期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由于技术不成熟,机械故障频发,非战斗损耗远大于战斗损耗,由于固有的缺陷导致该机无法用于空战,只能用于巡逻、侦察和对地攻击任务。1944年3月,随着P-40N型机的到来,P-66型机停止使用。

  发动机:一台普拉特·惠特尼R-1830-33“双黄蜂”型星型14缸气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200马力

  武器:两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四挺7.62毫米柯尔特MG40机翼固定式机枪

  1942年首飞的该型机是二战著名的战斗机之一,后被誉为二战中最优秀的战斗机,具有结构坚固、价格低廉、用途广泛、飞行速度快、航程远、机动性强的特点。

  1943年美国宣布《租借法案》适用于中国后,美国向中国提供了50架该型机移交给中美混合团。成为中国抗战后期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参加了中国抗战后期几乎所有的空中作战行动。1945年日本投降后,剩余的该型机在中国空军中退役。

  发动机:一台派卡德“梅林”V-1650-3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一台派卡德“梅林”V-1650-7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P-51B/C),单台1490马力

  1943年首飞的该型机是P-51型的最新改型,也是产量最大的亚改型,特点是换装了视野良好的水滴气泡式座舱盖,武备进一步加强;1945年首飞的P-51K型是P-51D的改良型,主要改动是用航空器材公司的新型螺旋桨取代原来直径较大的汉密尔顿标志螺旋桨。

  1945年初,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前往印度换装P-51D型战斗机,中美混合团第三、第五大队也开始接收P-51D和P-51K型战斗机,由于此时日军的空中力量所剩无几,因此中国空军装备的该型机鲜有与日机空战的机会,多用于对地攻击和轰炸,仅有的几场空战也以压倒性优势取胜。1945年8月21日,中美混合团第五大队的6架P-51D执行了抗战时期中国空军最后一次任务:押送侵华日军投降代表所乘坐的飞机前往湖南芷江。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空军从美国接收了总共261架P-51D/K型机,经过筛选后有225架装备第三、第四和第五大队,每个大队装备75架,几乎参加了国共内战的所有战役,1948年和1949年,国民政府又向美国订购了两批共94架该型机以补充损耗,实际到货78架。大部分该型机随政权败退台湾,1954年,剩余的该型机被F-84“雷暴”战斗轰炸机取代。

  有39架该型机通过起义和缴获被新生的人民空军接收,经过筛选后有23架可用的该型机编成中国人民空军战斗机一中队服役,其中9架(包括1架P-51K型,其中有2架P-51D带弹受阅)参加了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阅兵式。1953年,人民空军中服役的P-51型机全部退役。

  发动机:一台派卡德“梅林”V-1650-7型V型12缸液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490马力

  武器:六挺12.7毫米勃朗宁机翼固定式机枪,两枚454千克炸弹/六枚HAVR火箭弹

  P-38“闪电”是洛克希德公司在二战中研发的最著名的战斗机,和P-51“野马”、P-47“雷电”并称为二战中美国陆军航空队装备的三种最杰出的战斗机。以击落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而名扬天下。1943年首飞的P-38J型改良了散热系统,增加两个55加仑的油箱,航程增加;1944年首飞的P-38L型增加了发动机功率,改进座舱加热系统,强化机翼挂架,配备液压传动襟翼和副翼。

  根据《租借法案》,总共有15架P-38J/L型战斗机被分配给中国空军,但直到1944年才有数架P-38J/L型战斗机进入中美混合团服役。1945年湘西会战期间,中美联合空军的P-38对日军投掷汽油弹并扫射,使日军伤亡惨重。抗日战争胜利后这批飞机改造成F-5E型高速侦察机投入内战。1952年退役。

  武器:一门20毫米西斯潘诺M2C机头固定式机炮,四挺12.7毫米勃朗宁机头固定式机枪,两枚725千克炸弹(P-38J)/两枚907千克炸弹或十枚HAVR火箭弹(P-38L)

  1940年首飞的该型机以P-35战斗机为基础研发,是著名的P-47“雷电”战斗机的前身,但各项性能均不及P-47。P-43A-1是提供给中国的换装发动机、增加防御装甲、自封油箱、机腹挂架的亚型。

  根据《租借法案》,125架该型机被分配给中国空军,但只有108架在1942年4月被运抵卡拉奇组装,驻印美军又留用了其中一部分,在飞往中国成都的转场过程中又有一部分因频发的机械故障而坠毁,其中包括著名的王牌飞行员郑少愚,只有41架该型机抵达成都,其中又有7架被美军征用为远程侦察机使用,其余34架装备中国空军四大队用于重庆、成都等地的防空任务,曾经击落了日军新锐的百式司令部侦察机,常德会战期间该型机多次出动扫射江陵等地的日军目标和丰县与慈利之间的日军运输船队。1944年2月后,该型机逐步退出一线年全部退役。

  发动机:一台普拉特·惠特尼R-1830-57“双黄蜂”型星型14缸气冷活塞发动机,单台1200马力

  武器:两挺12.7毫米勃朗宁机首固定式机枪,两挺12.7毫米勃朗宁机翼固定式机枪,一枚100千克炸弹

上一篇:绿的谐波:公司未开展与RV减速器相关的研发工作
下一篇:全球除尘器市场增长前景分析和预测 2022-2027
立即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其他产品